我說過小時候便覺得自己是瑪雅人,雖然知道這次到墨西哥一定會到很多不同的遺址,但沒有特別的為自己覺得自己是瑪雅人而多做功課。

以瑪雅歷法計算,很多人認為2012年底是世界末日,當置身於墨西哥時,除了隨處可見的骷髏頭骨外,並沒有世界末日的氣氛。

從墨西哥城坐飛機到了加勒比海渡假城市 Cancún (坎昆)

mex_c1

坐車到Chichen Itza (奇琴伊察) 一走進遺址便是,「羽蛇神金字塔」Pirámide de Kukulkán。建於約公元 800 年,高 25 米,邊長 56 米,每邊各有 91 級石階,再加上頂部的平台算一級,剛好是一年的 365 日。每年春分秋分日的黃昏時分,階梯石刻投影在地上,會出現羽蛇神 Kukulcan 的形象。

mex_c2

多坎兩步便是瑪雅人的足球場 (Juego de Pelota Principal) 是最大的瑪雅古球場,

mex_c3

有看台設置,面積有146米乘37米,

mex_c4

我站在球場中,試想著當時的他們,如何把球踢穿過有4個人高的石牆上,那個小小的石圈,而更想像不到的是,輸了球賽的懲罰是賜死。

mex_c5

mex_c6mex_c7

羅馬鬥獸場也有類似功能,不論什麼年代,不論什麼地方,皇帝都是喜歡這樣的嗎?想著想著到了「骷髏頭神廟」(Temple of Skulls, Tzompantli),石上都刻了很多骷髏頭雕刻,不知是不是之前在Teotihuacan (迪奧狄華肯) – 眾神之城看過瑪雅族人唱歌跳舞,我彷彿感覺到當年他們把祭品放到骷髏頭石台上的情景,也好像能聽到他們祭祀的聲音。

mex_c8

伴隨瑪雅族人唱歌跳舞的情景,我繼續沿路往前,大約幾分鐘後,我感到有點情緒的起伏,不知怎的我越行來越快,連行帶走的我跑到了路的盡頭,是懸崖嗎?我深深呼了一口氣,是很深很沉的一口氣,站在邊緣,我盡量把頸伸長向下望,眼前的是一個比十幾個籃球場還要大的泉,泉口直徑闊有65米,我站著的邊緣往下到水面足足有60呎高,不知道是不是忘了吸氣,感到有點暈,亦同時好像看見有一群人把一個「人」推下泉去。

mex_c9   

這時我心裡不知怎的冒出了一向說話,我回來了。

我定著看看四周,心情頓時變得很平靜。

mex_c13

這個就是「聖泉」(Sacred Cenote),是一個天然大井,瑪雅人會把「聖女」拋下聖泉作祭品。探險家在泉底也找到一些金銀的祭祀用品,相信是到泉裡作為祭祀用。

其實泉真的沒有什麼好看,就這麼一個大井而已,但是我在那裡左行右行的逗留了一個小時。

瑪雅人的天文知識是相當利害,眼前的是一座古代的天文台,「蝸牛」(El Caracol),因它內部螺旋狀的樓梯而得名,外觀和現在的天文台都差不多一樣,是當時的設計已經是最適合觀察天象嗎。

mex_c12

在千柱建築群(Grupo de las Mil Columnas)中,以戰士神廟 (Templo de los Guerreros)最有故事,神廟上面有一個名叫 Chac-mool的神石像。

mex_c10

Chac-mool 是負責人和神之間的溝通的,當時的祭師會活生生把活人的心挖出放在神像上的盤中,希望由 Chac-mool 把心獻給他們的神。

mex_c11

等了那麼多年,我終於到了瑪雅遺址,到了我小時候便覺得自己是瑪雅人的地方,在「聖泉」旁邊我找到了答案。 

 

 

    re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